您好,欢迎来到六盘水市水库和生态移民局!
实时天气:

个人中心|设为首页|收藏此页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业务工作 » 行业动态

【天眼新闻】武陵深山壮阔“迁徙史”

发布时间:

字体:   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  

 

“旧社会把人逼进深山,新时代让人迁居新城!”7月14日,碧江区白岩溪易地搬迁安置社区,从印江自治县搬迁致此的魏棚,翻阅族谱,感叹不已。

据《魏氏族谱》载,其先祖为避战乱与饥荒,于清代从江西出发,一路向西南迁徙,最终散居铜仁各地。魏棚祖辈先定居于印江县城,后又被当地豪强大族所迫,迁居该县中兴街道魏家村。

魏家村坐落于大山腰,条件伪劣。定居于此后,魏棚的祖祖辈辈都过着缺衣少食的苦日子。三年前,得益于易地扶贫搬迁,魏棚一家搬进铜仁主城区,欢欢喜喜“逆徙”出大山。

历史上,像魏棚的祖先那样,携族迁徙进铜仁深山的人口比比皆是。而进入新时代,像魏棚一样,从铜仁各地大山里搬进城的群众,“十三五”以来就有近30万人。

“十三五”期间,铜仁通过易地扶贫搬迁让29.36万人搬出大山。其中12.55万人通过跨区县搬迁搬到了铜仁主城的区万山、碧江和省级经济开发区大龙、铜仁高新区。

昔人避乱携幼向武陵深山艰难迁徙的画面,已淹没在滚滚的历史洪流中。而今地处武陵山区腹地的铜仁广大深山群众,子孙扶老迁居新城的时代新画卷徐徐展开。

先世避乱入深山

“一步跨进城里,过去几十年岁月里,连做梦都没敢往这方面想。”碧江区响塘龙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社区,看着新家新景,搬迁户田江英在心底感叹。

田江英的老家在沿河自治县思渠镇一口刀村。该村山高路陡、水远田少,土地切割零碎,远远望去,长长的山梁形如一把横亘的长刀。

据村中人口口相传,数百年前他们的先祖从“江西临江府十字高街阳”出发,扶老携幼来到一口刀,此后子孙世代定居于落差达830米的山间。

在铜仁,这样的人口迁徙故事并不是新鲜事。记者在思南、印江、沿河等地一些农村采访时,很多农村群众均表示自己家族是从江西、四川等地搬迁而来。

纵观中国人口大规模迁徙,多是因战争、避祸、灾难、瘟疫等引起,多是由中原往南北、从东到西、从平原到山区。

晋代陶渊明在《桃花源记》一文中记述,武陵人误入桃花源,那里的人自称“先世避秦时乱,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,不复出焉,遂与外人间隔。”

铜仁地处武陵山区腹地,素有“梵天净土·桃源铜仁”之称。实际上,因“避乱”而“率妻子邑人”迁徙入“桃源铜仁”的民族或家族不在少数。

贵州有“移民之州”之称,铜仁更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区,境内居住着土家、汉、苗、侗、仡佬等29个民族。据专家考证,在铜仁众多民族中,除古老的土家族外,其余则多是从四面八方迁徙而至。

大山是数百年前人们躲避乱世的最坚强的屏障,却也是脱贫路上最大的阻碍。茫茫大山间,贫苦悲歌千百年久久回响,诉说着一代代武陵深山儿女的凄凉宿命。

祖先携幼躲进深山,并没有《桃花源记》中描述的“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”的安逸日子,反而因山隔水阻,环境恶劣,土地贫瘠等因素制约,世世代代过着穷苦日子。

“当初,我们的祖先肯定是没办法了才躲进山里的,不然谁愿意在这种地方生活?”田江英说。一口刀是典型的“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”的地方,全村370多户1400余人,其中贫困人口550余人,贫困发生率高达37.7%。

田江英家是村里最困难的家庭之一。十多年前,她的丈夫因病去世,她一人拉扯着3个孩子,日子过得十分艰难。她说:“搬出大山,就是异想天开的事情!”

今逢盛世迁新城

“要不是党的政策好,我们现在都还在山里过苦日子。”碧江区响塘龙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社区,与田江英同从一口刀村搬来的田国霞说。

田国霞家住一口刀村凉桥组,过去他的丈夫从事乡村客运,勉强能养家糊口。多年来,他们省吃俭用,就盼着攒够钱了,把家搬到城里去。

“但就凭这点收入,想要进城买房,还要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开支,谈何容易!”面对现实,田国霞只能无奈叹息。

2016年末,在一口刀村召开的一场“院坝会”,让田国霞看到了希望。

一口刀村是铜仁市委书记陈昌旭的帮扶联系村。他多次来到一口刀,与党员干部、致富带头人和贫困户话桑麻、谋发展,动员群众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改善生活。

这次院坝会,陈昌旭提出“跨区域易地扶贫搬迁”设想,将像一口刀这样“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”地方的群众,搬到碧江、万山及大龙经济开发区、铜仁高新区等地。

这一想法得到群众的击掌相庆,却遭到该市许多干部激励反对。迁出地的干部认为,跨区县搬迁会流失大量人口资源,而迁入地则认为十多万农村人口进城,为给城市管理带来巨大压力。

实际上,铜仁跨区域易地扶贫搬迁不同于区县内安置,要翻越横亘于东部与西部之间的数百座高山,需协调迁出地与迁入地方方面面的工作,不仅工作难度大,资金投入也不是一笔小数目。对于财力并不雄厚的铜仁而言,尤其需要坚韧不拔的决心和愚公移山的勇气。

“群众满意是检验一切工作的标准。”陈昌旭坚定地说,“乡亲们能搬到更好的地方,这既然是对群众有利的事情,我们就要一往无前。”

2017年初,沿河、思南、印江、石阡、德江等地的3000多名群众,坐上当地政府备好的客车,拎包入住铜仁主城区的新家。田国霞家虽是非贫困户,但属于整组搬迁,他们也随着浩浩荡荡的“逆徙”部队,欢欢喜喜向城里的新家进发。

就此,一场盛世“逆徙”的壮阔画卷,在武陵深山拉开帷幕。

在这场波澜壮阔的大迁徙中,铜仁共有6万多户29.3万人成功“逆徙”。其中跨区域搬迁至铜仁主城区12.55万人、占全省跨区域搬迁人口的54%,涉及全市125个贫困乡镇、1500多个贫困村。

跨出大山幸福来

“我现在社区做环卫工人,加上兼职以及低保等各项收入,每月收入有三四千元。”田江英算着收入账,幸福洋溢在脸上。

过去在老家,田江英家只有一间破旧木房,家里仅有3亩多旱地。地里有三分之一是乱石,每年最多打一两千斤玉米。若是干旱年月,全家人的生活就再无保障。

20多年前,田江英刚结婚便与丈夫外出务工。丈夫去世后的这十多年,她独自一人在外打工挣钱养家,3个孩子则在老家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

2017年,铜仁市创新实施跨区域易地扶贫搬迁,驻村干部动员田江英家搬迁。经过一番考量,她决定带着家人搬出大山去。

搬出大山,搬来了希望。田江英的二女儿与小儿子陆续转学到碧江区的学校就读,她也在新家找到了稳定工作,平时还从社区的扶贫车间领材料回家,兼职制作玉器绳增加收入。

搬迁是手段,脱贫才是目的。铜仁坚持“扶上马,更要送一程”理念,持续抓好易地扶贫搬迁后续保障工作,确保群众搬得出、稳得住、能脱贫致富。

该市市紧紧围绕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“五个体系”建设,聚焦搬迁群众所急所急,以“新市民·追梦桥”工程等为抓手,切实做好“后半篇文章”,让搬迁户实现一步跨千年。

铜仁着力加强教育、医疗机构建设,新(改、扩)建安置学校61所,并通过新建、改扩建等方式设置医疗机构133个,搬迁群众就学、就医有了保障。

挪穷窝、谋富业,只有乐业才能安居。该市扎实推进培训就业服务体系建设,在加强就业培训同时,通过引进“扶贫微工厂”等,吸纳搬迁群众就近就业。目前,该市搬迁劳动力家庭实现“一户一人以上”稳定就业。

该市还扎实推进文化服务体系建设,在安置点管理单元建设129个文明实践中心,配齐图书室、乡愁馆等文化宣传设施,还设立新市民“追梦”书屋、“小桔灯”亲子阅读书屋等,帮助搬迁群众快速融入城市,适应新生活。

同时扎实推进社区治理体系建设,抓好基层党建体系建设,不断并优化社区管理,健全完善了基层组织,提升搬迁群众获得感、幸福感。

“实践证明,跨区县搬迁后,至少有四个方面的明显成效。”陈昌旭表示,搬迁彻底改变了深山区贫困群众的命运,极大加快了城镇化发展,有力激发了经济增长活力,有效改善了农村人居环境。

随着大量农村人口搬迁进城,加快了城镇化,铜仁城镇化率提高了约7个百分点。此外,大规模搬迁,既拉动投资,又带动消费,既实现就近就业,又减少了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,促进了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。

逢乱世祖先携幼躲深山,看今朝儿孙扶老居新城。武陵深山新时代的这场壮阔迁徙,让近30万农村群众一步跨千年,彻底断穷根,正沐浴着和煦阳光,坚定迈向幸福美好生活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